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别再丢脸了!中国羊年的“羊”既不是绵羊也不是山羊

2022-12-24 13:01:54 997

摘要:中国羊年“羊”的战争临近农历年底,中国大地上到处洋溢着浓浓的年味,大家正兴致盎然地准备迎接“羊年”的到来。对此,西方媒体也多有关注与报道。然而,西方媒体却为了一个问题倍感头疼,就是中国羊年的“羊”,该翻译成公羊年(ram),或是绵羊年(sh...

中国羊年“羊”的战争

临近农历年底,中国大地上到处洋溢着浓浓的年味,大家正兴致盎然地准备迎接“羊年”的到来。对此,西方媒体也多有关注与报道。然而,西方媒体却为了一个问题倍感头疼,就是中国羊年的“羊”,该翻译成公羊年(ram),或是绵羊年(sheep),还是山羊年(goat)?

对于这个问题,国内的讨论确实不多,也实在难为了外籍友人们,因为中国“羊年”中的“羊”,很多时候只是一个表“类属”名词,没有确指。然而,据民俗学家们讨论称,十二生肖主要传播与汉族文化圈,而汉族地区的羊,则以山羊为主,因此,“羊年”中的羊,多半可能是山羊。然而,更有专家称,上述说法还不够确切,中国羊年的“羊”,或许还当有南北之分,“总体来说北方以绵羊为主,南方以山羊为主。”

对此,笔者觉得不可过于细分。西方媒体纠结于这个问题,是因为在翻译时需要力求精确,这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,最多也只是一个词汇学意义上的问题。然而,真要讨论中国羊年之“羊”,就不得不切入文化的问题,因为中国羊年、龙年等,其表层意义是一种纪年方式,而深层含义实则可谓某种文化表述。

中国的“十二生肖”,最迟在东汉即已形成,王充《论衡》中有“午,马也。子,鼠也”的记述,其书所载独缺“辰,龙”,赵晔《吴越春秋》所载“吴在辰,其位龙”却可以作为其补充。

中国“十二生肖”,自始至终都是配合着十二地支的,古人以天干地支纪年月日时,这才有了所谓“羊年”、“虎年”、“龙年”之说。而至于“子何以属鼠也”的问题,古人也早已多有讨论,如清代刘献《广阳杂记》早有记载:“子何以属鼠也?曰:天开于子,不耗则其气不开。鼠,耗虫也。于是夜尚未央,正鼠得令之候,故子属鼠……羊啮未时之草而茁,故未属羊。”

从古人的解释中,我们可以看出,十二生肖虽然都是动物,但基本都属于“类属”名词,并无确切指称,这或许与自《周易》以来的“象数”说有很大关系,稍知易学的人都知道,所谓“离火兑金”之类,皆是“圣人立象以尽意”,借此喻大道于天下而已。在古人看来,“象数”有其唯一性,这中唯一就是“属性集”的唯一性,离火不同于坎水,子鼠自然也不同午马。

公羊?山羊?绵羊?

由此可知,一如中国文化中的“道”一样,“牛”、“羊”、马等十二生肖,也已不再是具体的牛、羊、马,而成为了某种高度抽象化的名词,代表着一种可分辨的“属性集”。估计稍有文化常识的人,都不会去分辨中国哲学中的所谓“道”,究竟是羊肠小道还是康庄大道。

看到各位专家似是而非的讨论,笔者顿时感到哭笑不得,哭的是这些人的自卑与谄媚,笑的是某些人的近乎无知的做作。外国媒体苦于不好翻译,也是出于对中国文化的不了解,是以问出“中国羊年是绵羊年还是山羊年”之类的古怪问题,而中国学者却为了“与国际接轨”,竟然也跟着煞有介事地瞎侃,却不敢从中国文化自身对此予以解释,此非自卑、谄媚而何?

再者,如果这些学者的方法行得通,那么可笑的是,待到中国“虎年”,是不是应该解释是“东北虎”亦或“华南虎”?如果是“鸡年”呢?岂不要惹出“公鸡、母鸡”的雌雄大战?

1906年,王国维在《屈子文学之精神》一书中,将英文“humor”一词音译为“欧穆亚”,因为中文中没有与之相对应的词汇,1924年,林语堂在《晨报》上发表文章,改进王国维的翻译,将之译为“幽默”,其翻译终于与英文本身内涵十分契合。国人在引进西方事物事,披荆斩棘,不畏辛劳,那是一种真正敞开的胸襟。如今国人忙着为西方解释,胸襟只怕多半并非敞开,而是或已缺如的了。

西方欲引进中国事物,不明白之处闹了笑话,中国人跟着将笑话升级,这不是“幽默”,而是“浅陋”,因为当西方人晃过神来时,中国人只怕得跟着这个笑话一起,成了一个真正升级的“笑话”。

本文来源前瞻网,未经前瞻网书面授权,禁止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